来源:中国之声

刚过去的清明节期间,北大多名校友实名举报北大原中文系教授、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自杀的公开信引爆网络。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、上海师范大学纷纷发表“亡羊补牢”声明。

对此,北京大学官方微博今天发布最新回应,校方出具当年《关于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的决定》。文件显示,该校认定,沈阳1995年9月至1996年5月,沈阳给中文系本科生上“现代汉语”课,与学习委员高岩接触较多。1996年5月,沈阳到香港城市大学访问期间,曾与高岩数次通信。1997年1月,沈阳回北京度假,高岩去沈阳住处,要沈阳“表态和她建立恋爱关系”,沈阳无意与高岩恋爱,但当时却回答说“那你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吧”,并与高岩搂抱、亲吻。


该校认定,沈阳1997年6月从香港返校后,终止与高岩往来。1998年3月11日,高岩在家中突然死亡。公安部门鉴定,高岩系自杀致死。

北京大学认为,鉴于沈阳作为一名教师,在与女学生高岩的交往中行为不当,违背了《教师法》有关规定,决定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。

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认为,“师德一票否决”不能成为一纸空文,教育部应禁高校“师生恋”。

更多的网友表示赞同:



也有一些网友认为,不能干涉师生之间的恋爱自由。


师生恋,在很多文艺作品中都是令人遐想的美好故事,从琼瑶的《窗外》到电影《教室别恋》,从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与许广平到新世纪杨振宁与翁帆……但是,大多数人往往可以接受作为爱情佳话或是文艺作品的师生恋,但在现实中却一直处在舆论漩涡的中心。

日本电影《近距离恋爱》截图日本电影《近距离恋爱》截图

近年来,国内相继爆出多名高校教授性侵学生的丑闻。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性侵学生起,对外经贸大学、南昌大学都有学生站出来指控教授。

再比如:2017年年底,北京海淀法院审结一起“名师”强奸、猥亵未成年女生案,引发舆论关注。39岁的邹明武,曾被评为“一级教师”。其在为受害者小娜(化名)辅导功课期间,先后四次强行与小娜发生性关系,并多次强行亲吻、抚摸,进行猥亵。法院一审判处邹明武有期徒刑12年6个月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邹明武一直不认罪,他认为自己与小娜是“师生恋”关系。

▲邹明武一审被判12年6个月。图片来自/新京报▲邹明武一审被判12年6个月。图片来自/新京报

“师生恋”似乎已然成为性侵的“遮丑”布。在校园性骚扰事件屡禁不止的今天,我们还是得继续谈一谈这个话题:

我们为什么反对师生恋?

毋庸置疑,师生恋有悖于伦理与法律,即使是纯洁的感情,也会破坏教育公平。如果师生恋发生,其中的一方必须要离开现有的环境,和对方保持非恋爱关系上的距离。

师生恋背后的权力逻辑

真爱首先建立在双方角色的平等地位基础上。师生恋本身,因为角色的不平等,导致其权力的不平等。

这在国际上的认知度是通行的。国际上禁止师生恋的根本原因就是师生之间的角色并不平等,存在着管理、权利、利益等方面的关系,在中国,这种关系同样存在,老师是管理者,学生是被管理者。尤其是在研究生、博士生阶段,导师手握“生杀大权”,学生能不能毕业,什么时候毕业,全都掌握在导师手中。如果师生有恋情关系,这方面能否做到公平很难得到保证,恋爱自然也会因为各种利益的交换而产生。

一方面:权力的角力从上向下发生

少数老师作为有权力的一方,对所属学生进行性骚扰、性暗示、甚至强迫发生性行为,已经不是新鲜事了:据不完全统计,从2014年至2017年间,共有13起高校教师性侵犯事件被曝光,其中有三分之一查无后续,而那些不敢举报、举报了被打压下去的,恐怕更是不计其数。

哪怕被侵犯,她们也不敢反抗。全国妇联就曾针对北京、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做过调查。数据显示,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57%!

另一方面:权力的角力也会从下向上发生。

如果处在恋爱关系中的师生发生感情纠葛,处在劣势的学生有可能诬告老师,进行情感上的报复。对于违反规定的师生,惩罚的对象是教师,而不是学生,通常会被解雇或开除。

高校本应用更完善的规则去禁止任何所谓的桃色事件,实际上大家却多默认、甚至向往着这种不平衡的关系。当基于权力胁迫的师生性关系被蒙上师生真爱的幌子,当有违师德的老师被打上风流的标签宣扬,越来越多的人当做听八卦一样,造就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杜撰空间。

北大学生关于“沈阳”事件的无奈表述北大学生关于“沈阳”事件的无奈表述

“老师和学生不能谈恋爱”已经是很多国家人人皆知的常识。

*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,美国的哈佛、斯坦福和宾夕法尼亚等大学也相继颁布师生恋的禁令,一旦发现,要么教师主动辞职,要么学生退学。到了2015年,哈佛更是禁止了学校的所有教职工与任何学生谈恋爱,任何老师有这种关系,一旦发现就会被开除。此外,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称:麻省理工学院2018年准备效仿哈佛、耶鲁和西北大学等高校,出台严格规定,限制师生恋爱。

*即使是我们认为‘性开放’的日本,师生恋也依然只能活在各种影视作品里。早在1952年,日本就颁布了《教师伦理纲领》,明例禁止师生恋,老师一旦违反规则,就会遭到校方解雇。1993年,京都大学教授公矢野畅因桃色事件,被迫辞去教职并入寺修行,不久又被寺庙驱逐,不得不离开日本,为日本社会抛弃,1999年客死他乡……

*2011年11月6日,台湾教育部也宣布将“禁止师生恋”纳入教师聘用条款。

*德国则根本不允许老师与学生单独在一个封闭的房间相处。

*在内地,武汉科技大学对“师生恋”已作出明确规定:“不得与学生谈恋爱,不得让异性学生单独进入自己的宿舍,不得进行性骚扰。”

“师生恋”失控易成潜规则“避风港”

很多时候都是打着‘师生恋’之名,行‘性骚扰’之实。许多学校明令禁止师生恋,正是因为即使当时学生真的认为你情我愿,也有很大的不自知的被操控成分。而强奸犯嘴里的“师生恋”,不过是遮丑的幌子。因为保持与学生的情感、身体界限,本来就是为人师长者的起码义务。拿“师生恋”为性侵遮丑,也是耍流氓。

很多研究者认为,当权力介入,人们的知情同意就会丧失百分百的自主性。你究竟是爱上了对方,还是受到了权力的诱惑、威胁?很多时候可能自己都不会明白。而很多人在脱离了权力关系后,会为当初的投入感到后悔。为了避免这种可能的损伤,这些国家、地区、校方才会严禁任何可能存在的“用权力换取性利益”的事件。

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、南非著名作家库切在他那本著名的《耻》里写道:“作为教师,我们是握有权力的人。也许该禁止将权力关系和性关系混在一起……在处理二者的关系时,应当表现出格外的谨慎。”

禁止师生恋只是在特定时间、特定环境下对两种职业恋爱的限制,为了学校、老师、学生三方的利益都可以得到更好的保障。

如果真爱,要么等、要么退学、要么辞职去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